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影:为改革进程贡献学者力量 白富美卖毒面膜_励志说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影:为改革进程贡献学者力量

发布时间:2020-06-14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影:为改革进程贡献学者力量

张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市场战略及行为科学教授,中国工商银行经济学杰出学者奖和光华管理学院厉以宁优秀研究奖获得者。他于2014年入选中组部国家青年拔尖人才计划,2019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2020年入选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计划,并长期担任多家国际管理学期刊编委。

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张影是学生们眼中一位“有点儿意思”的教授。他的讲义十分简洁,却充满细节,每每解答一个问题,都会给出一个来自真实世界的生动案例,张弛有度地调动着听者的思维和情绪。“我希望学生们在我的课堂上真正理解‘学’的意义——发现问题、逐步探究、用一个问题通向下一个更好的问题,成为自我学习的个体。”张影说。

采访中,这位学者思维敏捷,尽显浓郁的学术气息。从大洋彼岸取得终身教职,到回国任教于北大光华;从专注市场战略与行为科学,到探索全新的数字化商学教育,言谈间,他的教育和学术历程徐徐铺开。

年逾不惑、归国10年的张影,仍是此间少年。

归国,是情怀也是责任

在加入北大光华之前,张影先后就读于剑桥大学与芝加哥大学。年轻时,他的理想曾经在艺术史与心理学之间摇摆,终因对市场运作以及人的决策过程更感兴趣,进入了行为科学这个新鲜而富有挑战的领域。

海外求学经历,为张影“以国际通行的学术规范和科学理性的研究方法,做具有国际水准的中国学问”打下了扎实基础。

回忆起在芝加哥大学求学的那段经历,张影用“高压下的享受”来形容:“尽管每天要学习10多个小时,但你能从内到外感受到自己在成长,因为在那里能接触到全世界最优秀的学者,以及最前沿的学术思想。”

芝加哥大学是行为科学研究的重镇,云集了一大批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大师与无数后起之秀。如果说在剑桥的学习经历,让张影对市场中“人的决策行为”有了更多敬畏,那么在芝加哥大学的求学经历,则让他在敬畏之外发掘到更多学术之美。

从那时起,在市场战略与行为科学的学术道路上,张影越走越远,根越扎越深。在美国求学和工作期间,他两度获得美国市场营销协会大奖,并获美国营销科学院杰出青年学者奖,后来又在德克萨斯大学取得终身教职,在学术界渐露头角。

然而,2011年,张影毅然回国,来到光华管理学院成为一名普通教师。当时摆在他面前的机会很多,但张影把北大作为第一选择。在他看来,北大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世界上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大学很多,但从来没有一所大学像北大一样,与一个国家民族的命运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正是这种情结,让他选择来到北大,希望为中国波澜壮阔的改革进程贡献学者力量。

张影认为,在国内普及现代经济学和管理学教育,提升经济学、管理学研究水平,对于未来中国深化改革和继续发展至关重要。“今天,中国社会正经历巨大变化,而经济的迅速发展必然带来人们心理上的变化。哪些因素会影响人们的获得感、幸福感,在通过经济增长满足人民对于美好生活向往的同时,如何在心理上同步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在这些方面,行为科学有着非常广阔的研究和应用前景。”张影说。

教育,是工作更是兴趣

这些年来,伴随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以及企业家群体不断成长,商学教育从未像今天这样重要。

张影说,在长期教学工作中,企业家们对管理知识和理论的渴求以及学习速度,令他十分惊讶。“中国企业家的特点是好奇心非常强,每年都有一大批企业家带着他们的好奇心与问题来到光华管理学院,渴望找到求解问题的钥匙。他们对知识的渴求,以及不安于现状的精神,是推动中国经济成长和自身企业成长的重要动力。”

今天,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商学教育也从最初学习西方的模式,逐渐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在张影看来,尽管中国的商学院教育历史比较短,但正因如此,也少了很多条条框框的束缚,给了教育者一个机会,去思考未来10年、20年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商学院教育,培养什么样的管理人才。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是张影经常提到的方法论。“我们正在进入一片无人区,要解决的问题前所未有,必须保持谦虚和开放的研究态度。”

张影认为,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对于中国学者来说,是一座学术富矿,可研究的问题有许多,给他们提供了珍贵的创造知识的机会。

他举例说,在宏观层面上,我们会思考中国经济改革的突破口何在,增长新动能何在;微观层面,数字经济将如何改变中国企业商业实践,这涉及公司财务、市场营销、企业战略、组织行为、领导力等方方面面,这都是西方管理学不曾有机会回答的问题。如何创造有益于中国当下乃至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商业与社会知识,推动中国管理科学的发展,服务国家发展与商业实践,是中国的商学院教育必须直面的挑战。

在张影眼中,探索知识的边界是教学工作的美妙之处;而“教学相长”则是另一种美妙体验,这也是他在光华管理学院任教最大的感受。他说:“北大的学生,大多数具有很强的家国情怀。他们思考的不仅是如何在毕业之后谋得一份好职业,还更为关心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宏观议题。这些年来,无论是本科自主招生,还是MBA项目改革,光华都十分注重学生成长与文化背景的多元化,使他们能够在多元文化和观念的碰撞中更好成长。”

“学生们面临很多未知,我也面临很多未知,整个中国社会都在改革中不断探索。我不觉得是在单纯教学生,他们的思想和才智也常常给我很多启发,能有机会与他们一起成长,这也是我愿意站在北大讲台上的原因”。张影说。

求解商业实践的现实命题

作为一名学者,研究什么、如何研究、为谁研究,是张影时常思考的问题。

这些年来,在国际顶级的学术期刊上,北大光华学者的名字频频出现,研究成果的影响比肩国际一流商学院。在张影看来,中国学者学术影响力的提升与中国经济影响力的提升密切相关。但他表示,经济学和管理学研究的价值,不仅表现为在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数量,它更反映在扎根中国,去揭示中国管理智慧,解决社会发展的现实问题,做服务社会的经济管理研究。

那么,什么是他当前最关注的学术问题?

“企业如何通过数字化提高效率和管理水平”,张影毫不犹豫地回答。在他看来,当下企业数字化转型如此重要,是因为中国经济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企业运作效率和竞争力的提升。数字化将不单单改写商业世界竞争的基础逻辑,也将改变科技社会的生产关系。

张影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使许多行业受到不同程度冲击,而数字化程度较高的企业,展现了更灵活的应对能力、更坚实的抵御实力,以及更强劲的生存韧性。这给企业带来的启示是:数字化转型,在今天已经从“附加值逻辑”变为了“必选项逻辑”。

“在这个过程中,数字化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从根本上来说,它反映的是新技术环境下生产关系的问题。”如同企业所有其他决策一样,它的出发点应该永远是客户需求。通过触点数字化、业务在线化的方式,将客户需求与企业内部行为转化为可运算的数字,并在此基础上通过算法提升供需的匹配效率和质量,进而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随着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以共享经济、新零售为代表的大量新商业实践扑面而来,中国企业正迅速消化吸收全球最好的想法和技术,完成再创新与商业化。然而,也有学者认为,商业模式的创新在中国,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却在西方。面对这一略带争议的问题,张影表达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商业模式创新与商品、服务的创新从来都不是对立的,只有在商品、服务创新的基础上,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价值,才会诞生商业模式的创新。”

“在中国,还有太多类似于这些有待探讨的问题需要去求解。”在张影眼中,“中国的商业世界,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你将面临什么新问题,你的答案也要永远保持新鲜”。

“对于所有企业家来说,今天的中国就是一片热土。”张影说,广阔的市场、鼓励创新的政策,给各类商业实践提供了很好的土壤,使企业能不断试错,去发现创造适合企业的经营模式、利润实现方法等。未来,中国一定能诞生一大批掌握核心技术、引领商业模式创新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独自成功的企业,任何企业都是顺应时代、为时代所成就的。如何成长起一批具有市场价值创造能力,又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企业?这是中国企业家的使命,也是中国商业管理研究者的使命。”

采访结束之时,张影随即匆匆赶去参加毕业生答辩,这是他当天最重要的日程。在北大内外,张影的“身份”很多,也有许多在别人看来很光鲜的头衔,但他最喜欢和珍惜的,仍然是在燕园做一名普通教授。他也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教学研究上,并乐在其中。10年前,这是张影归国的初心。现在,他依然站在普及与提升中国管理学教育的第一线,践行着“在浮躁中坚守”的北大精神。(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祝 伟)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