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庆渝年”新番演夺章宫变,还能“敢做敢当当”吗?_励志说

【长城评论】“庆渝年”新番演夺章宫变,还能“敢做敢当当”吗?

发布时间:2020-04-27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长城评论】“庆渝年”新番演夺章宫变,还能“敢做敢当当”吗?

●特约评论员 王钟的(北京)

谁也不知道当当网李国庆与俞渝夫妇的宫斗剧会上演到什么时候。

李国庆和俞渝。资料图

4月26日,“庆渝年”新番以“夺章”的剧情再次赚足了围观者的眼球。当天晚间,李国庆在微信媒体群里表示,接管当当网分三步,拿到公章、财务章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组班子、进驻当当办公。而俞渝实际控制的当当网则对外发声,表示被夺公章全部作废,且公司已报警。

很少有企业的控制权之争,以如此戏剧化的形式进入公众视野。作为一家流淌互联网基因的现代企业,一出出闹剧发生在当当网身上,将严肃的企业管理消解为花边新闻,显然与现代商业伦理背道而驰。

诚然,确实如李国庆所言,谁做总经理不是管理层决定。当当的控制权之争,从本质上而言是股权之争。然而,俞渝的当当网总经理身份,确实又是此前通过合法程序认命的。李国庆要发动“宫廷政变”,也必须依法依规进行。李国庆声称已召集股东大会,但在俞渝缺席的情况下,其有效性受到诸多质疑。

网友晒出的《李国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

目前,庆渝双方对各自股权各执一词,李国庆认为自己与俞渝股权平分,那么如果他获得小股东的支持,掌握的投票权过半,就能拥有对当当网的控制权;而代表当当网发声的副总裁阚敏则表示,俞渝持有当当网股权5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公司目前掌握在俞渝手中。

从双方目前的表述来看,有一点似乎是明确的,那就是李国庆和俞渝的婚姻关系依然存续。那么,以众所周知的婚姻法常识而言,两人所拥有的当当网股权依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显然,只有两人的婚姻关系解除,双方股权分配才能真正明晰——无论是李国庆还是俞渝对公司控制权的主张才能在法律上界定。在此之前,很难避免“清官难断家务事”的现实尴尬。

也许是李国庆忍受不了漫长的离婚程序,也可能是他出于维护自己创办企业的冲动,也许仅仅是为了博得外部的同情,总而言之,他迈出了“夺章”的这一步。然而,作为一位深谙企业管理的资深企业家,他不会不知道“夺章”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问题。只要俞渝继续实际控制当当网,公章就可以挂失重刻。毕竟,几枚公章绝非用以“号令天下”的传国玉玺,否则谁都可以通过夺取公章的形式获得企业控制权了。

面对“庆渝年”,有人感到厌倦,有人乐此不疲地吃瓜,这都是围观者的自由选择。然而,企业治理绝非儿戏,当当网也不可能通过狗血剧情的炒作重获新生。消费者只会用钱包投票,而不是以一时的八卦心理投票。

对于当当网来说,这家曾经在中国电商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企业,如今禁不起太多的折腾。此前已有报道指出,当当网在电商市场的份额不足1%,与其鼎盛时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其管理层动荡不宁,内部人心思动,重大的决策就无法推行,这家企业就会继续痛失鼎故革新的机会,甚至丧失抵御重大风险的能力。

“敢做敢当当”,是当当网当年流传深广的一句广告词,帮助这家企业树立了良好的公共形象。而今,这家公司主要创始人的作为,似乎与“敢作敢当”渐行渐远。不管在多年婚姻过程中,双方积蓄了怎样的恩怨,面对企业生存与发展的迫切需求,面对小股东和员工的切身利益,还是收敛情绪冲动,以合乎现代商业操作规则的方式,和平解决纠纷,哪怕最终的结果是好聚好散。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