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看秀拯救时尚行业,云上时装周能否成为新趋势?_励志说

云看秀拯救时尚行业,云上时装周能否成为新趋势?

发布时间:2020-03-03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云看秀拯救时尚行业,云上时装周能否成为新趋势?

每年2月,本该是时尚从业者最忙碌的时候。很多中国设计师、买手、时尚博主和时装编辑正奔波于纽约、伦敦、米兰和巴黎,参加几大国际时装周。但今年,疫情改变了这一切。

此前,据意大利时装协会透露,约有80%的中国时尚买手、设计师及时装编辑不能出席米兰时装周,另外的20%则是疫情发生前就已经身在欧洲的人。

买手店主Niki在取消了行程之后,坐在家里打开腾讯视频,看完了Gucci 2020秋冬系列发布,“跟几百万网友一起看秀的感觉很妙。”一贯文艺的设计师亚力山卓·米开理(Alessandro Michele)今年将复古贯彻到底,将全透明的试衣间搬到秀场,宛如一场梦。

在家里宅了20多天的时尚评论人吉良,则受邀在腾讯直播中为这场秀进行点评。他观察了一下,秀场现场鲜有中国面孔,大家肯定都蹲在家里“云看秀”,他在直播中感慨,“我的个人体验是,坐在秀场现场,反而没办法把所有细节都看到。‘云看秀’的方式,相当于每个网友都是头排嘉宾,每个角度和镜头都能看得很仔细。”

从2月18日至24日,包括Gucci、Fendi、Prada、Giorgio Armani等多个奢侈品牌在内的30场顶级大秀,邀约了50位跟吉良一样的时尚达人进行直播评秀。来自意大利国家时装商会的数据,六天六夜24小时的滚动播出,吸引了约1600万观众在线观看。

英国时装协会首席执行官卡洛琳·拉什(Caroline Rush)承诺尽一切努力向中国受众传递时装周信息,疫情日渐严重的韩国则果断取消了首尔2020秋冬时装周。

之前宣布延期的上海时装周,则选择了另一条路,与天猫联手推出“云上时装周”,于3月24日至30日带领100多位设计师及品牌线上亮相。

在这个不同寻常的春天,诸多品牌的线下商店不得已暂时关店,经营陷入困境。但从另一个层面,时尚行业也积极拓展线上,或将带来行业的新方向。

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

2月19日,新锐独立设计师孟月明在微博及朋友圈中发布了他设计的一款易消毒的防护外套。这件疫情期间赶制出来的外套,摄影师和模特都是他自己。

如果不是疫情,他的独立品牌KZ Ksiezyc将在上海时装周完成新一季作品发布。被迫宅在家里的20多天,孟月明一边打理品牌的事务,一边自学摄影与剪辑,一边关注疫情,工作时间比平时更长。

“我们好几个设计师朋友都取消参加时装周了,这次影响的不仅是秋冬季的产品,而且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稳定。”孟月明告诉第一财经,与他密切合作的几家供应商都已停工,年前一部分未完成的货品也无法完工。按照过去长线的传统行业规则,KZ Ksiezyc原本一年两季推出产品,每季参加上海时装周,并在北京举办发布会,紧跟服装市场周期。但现在,被打乱的计划也让他开始思考,作为独立品牌,不能过度依赖传统市场,反而可以发挥灵活性优势,打破季节性发布限制,走单品合作或胶囊系列的设计。

为疫情期间复工白领而设计的防护外套,就是他的策略之一。这款由防水聚酯纤维制成的白色外套,原是去年10月发布的春夏款,孟月明特地将衣长加长,做了帽檐,让外形更具防护性,“就算喷洒酒精,也不会影响到贴身穿着,容易擦洗,可多次消毒。”

他找到最先复工的小型工作室,完成30件产品的生产。接下来,他将与黑科技原创品牌purely布梨联手打造一款,兼顾防护与时尚穿搭功能的口罩。“这是一次机会,让我真正开始认真对待线上部分。”

孟月明过去更多依靠买手店销售,疫情期间,买手店与商铺都停业。他临时设计制作出来的防护外套,也必须依赖线上渠道,才能抵达消费者。

在伦敦创立个人品牌XU ZHI的华人时装设计师陈序之在接受BBC采访时也称,他的产品在2017年就全部转移到中国,因疫情暴发,工厂停工,品牌无产品可售卖。即便疫情过去,工厂复工,生产率有多大提升不得而知。目前,他既没有产品参加上海时装周的线上发布,也忧虑着未来半年品牌的供应链等问题。

许多品牌在中国的门店也都纷纷选择暂时关闭。Gap集团于上月暂时关闭中国的总部和工厂,只有部分门店暂时营业。Moncler从1月以来,暂时关闭了中国地区1/3的门店,且门店客流量暴跌80%,亚洲地区其他市场的销售额也因为中国游客数量锐减而降低。

“中国地区的业务受到的影响非常非常严重,目前情况已经很危急。”Moncler首席企业与供应官卢西亚诺·桑特尔(Luciano Santel)在接受采访时称,无论如何,疫情都将对他们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

云上办秀

让吕晓磊更忧心的,是箭在弦上的上海时装周该何去何从。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阴影的笼罩,原先寄望假期客流带动的时尚零售业陷入“速冻”,全面推迟复工又打乱了服装企业一整年的生产、上新和发货计划,继而让全行业陷入措手不及的局面。“刚刚过年那一阵子还好,觉得迟早会过去,但是越往后越着急。”这位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告诉第一财经。

有多个品牌告诉她,哪怕时装周延期到4月举办,错过这个“春节档”,工厂复工了也赶不上走秀。这时候,延期举办依旧存在诸多不可控,吕晓磊果断做了一个决定:将时装周搬上云端。

2月27日,上海时装周宣布将联合天猫开启云上时装周,成为国内首个云办秀的时装周。吕晓磊说,从项目接洽到达成合作,双方一共花了3周。而报名启动后,他们的后台3天涌进了100多家品牌,这给了她很大信心。

受全球零售环境持续不稳影响,上周,欧洲四大奢侈品巨头股价均大跌5%以上,共蒸发352亿欧元(约合2712元人民币)。但是站在潮流尖端的时尚业,同样在变局中嗅到了商机:Dior 2020秋冬成衣发布秀在6位中国明星的加持下,秀场直播观看人数破1000万;Celine在北京时间2月29日凌晨三点半同步直播,凭借品牌首个男女合秀也吸引了超过80万人次观看。

对于失去线下消费场景的中国品牌而言,“云看秀”成了它们必须抓住的机会。而这次云上时装周更像升级版的“即秀即买”。将线下秀场搬到线上直播间后,百余个品牌不仅可以发布春夏新品,还能消化冬季库存,缓解囤货压力;消费者则能便捷地一览品牌信息,一键下单将最新潮流买回家。

实体店铺销售骤降,造成春装库存积压,如果消化不了,又会导致现金流紧张,直接影响下个周期的采购和周转,甚至生死悬于一线。“服装的季节性特别强,希望这一季能帮他们把存货卖出去,也在看能不能线上做一些订货。”在吕晓磊看来,云上时装周的最大价值,毫无疑问就是买货、卖货、订货功能。“如果没有让品牌、设计师有一个平稳过渡,未来对时装周还是会有损伤的”。

目前,上海时装周组委会正和天猫对接具体的执行方案,哪些品牌适合加入、排片表怎么做、几点开始直播、要不要走秀等问题接踵而来。芜杂的头绪背后,是对连接商业、触达C端、激活更多消费者的“云办秀”模式求解。

在多数人看来,时装周是高高在上的,讲趋势,讲未来,跟普通消费者有很大脱节。但经历这次疫情考验,线上线下的消费场景再次分流,一个以消费产品为卖点,一个主打体验服务。吕晓磊认为,在互联网维度,未来时装周的走向完全可以是多样化的。“上海时装周以前主要辐射长三角,我们靠设计师去推,靠买手店去卖,其实很局限。未来云上的消费者,不仅是上海的,更多是全国的,这个是力量更大的。”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