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压力下的新探索:共享社区“摸着石头过河”_励志说

高房价压力下的新探索:共享社区“摸着石头过河”

发布时间:2020-02-24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高房价压力下的新探索:共享社区“摸着石头过河”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记者周叠瑶 青年共享社区模式的出现,是大城市高房价压力下的一种探索。凭借相对经济的价格,良好氛围的营造,这种模式正逐渐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青睐。

跨入2020年,不少“90后”开始自嘲已经“奔三”。当“佛系”“钝感”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标签,人们不禁开始怀念起上世纪80年代青年人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精神状态。“可这真的不怪我们。”刚从学校毕业工作不到一年的柴颖说,“北京生活的成本真是太高了,生存都成问题,哪还有心情享受生活?”柴颖选择合租,住在三居室其中一间,房租4000多元,剩下的工资仅够支付生活费。

探索 706生活实验室被称为 “现实版的乌托邦” , 一个个年轻生命的思想在这里碰撞

除了来自经济上的压力,最令柴颖感到无助的是精神压力无处排解。合租室友之间很少交流,和同事也不能交心,身边没有什么朋友的柴颖更多时候只能选择独自消解那些负面情绪,“焦虑、孤独是常态,每次回家不管房间里有没有人都是静悄悄的。”

这不是柴颖一个人,而是许多刚来北上广的年轻人的普遍生活状态。有人戏称:“不断上涨的房租、押一付三、黑中介是现在压垮年轻人的‘三座大山’。自如租房的新模式一度被认为是解决年轻人居住问题的良方,可之前曝出的自如‘甲醛门’却令众多人寒心。”营造一个真诚友善、室友间可以互相交流、彼此给予对方支持的居住环境,成为很多人努力的方向。而青年共享社区,凭借其相对经济的价格、良好氛围的营造,逐渐受到年轻人的青睐。

706生活实验室:因相似而聚集

京城的文艺青年多多少少听说过706青年空间,这一位于清华大学旁某小区顶层的青年空间以定期举办各种有趣而有意义的活动而著称。与独立书店、咖啡馆不同的是,706青年空间在举办各种活动的同时也提供住宿。现在,住宿部的运营有了新的名字:706生活实验室。706青年空间创始人邬方荣在接受《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706生活实验室共有学术、文学、音乐、电影等八个主题的居住空间,现有住客70多人。据了解,706一个床位的租金是一个月3000至4000元,这个价格在“宇宙中心”五道口并不算很贵,属于一个刚毕业工作的年轻人可以承受的租金范围。

但在邬方荣看来,706生活实验室最大的特色和吸引人之处并不在价格,也不是完善的硬件设施,而是多年因贯彻自治、共享理念而培养形成的良好居住氛围。“其实,我们对青年共享社区的运营也一直处在一个探索的过程中。”邬方荣回忆说,706青年空间2012年创办时并未考虑要提供住宿服务,但两年后,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年轻人的多元居住需求、增强居住体验,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持财务平衡、支付房屋租金,他们开始涉足住宿业务。

在仔细研究了外国青年社区的运营模式后,706生活实验室决定采取长短租结合和赋予居住成员充分自治权的方式运营管理。所谓自我治理,即强调居住成员共同负责居住社群的日常运转,甚至是新成员的准入机制。据介绍,成员们负有在3个月的租期内参与集体活动、发起一次个人活动等义务;也享有决定新成员是否能成为室友,通过入住资料审核、线下的见面会进行投票等权利;同时,706生活实验室还赋予了这个居住共同体拥有共同基金的使用权利,即在公共消耗品以及集体活动中可以使用共同账户的钱。

尽管开始时团队抱有疑虑,但自治的效果却出乎意料地好。比如,在学术主题的居住空间,有一位绰号叫麦丽素的住客,应用管理学理论,自发为706生活实验室编制了“Law in 706(706居住守则)”,其中十分严谨而细致地规定了重大决策的程序。良好的居住氛围也令住客间的思想交流和碰撞成为可能。文学主题居住空间的住客曾经自发组织过一个读诗会活动,还得到了一个直播平台App的赞助,为该空间的公共基金提供经济支持。

经过5年的发展,706品牌已经小有名气,很多人把706生活实验室称为“现实版的乌托邦”。一踏进706,真诚而友善的氛围让人不由得打开心扉、放下戒备。一个个年轻生命的思想在这里碰撞,他们中不乏医学博士、MIT等知名学校毕业的高材生,也包括高中都没毕业的草根音乐人、艺术家。许多住客被706的氛围深深吸引,不愿离去。更多的人慕名而来,希望成为其中一员。

WE Studio青年居住空间:

青年生活的务实实践

如果说706生活实验室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那么WE Studio青年居住空间则更像是一个有着清晰定位和目标的现实主义者。

WE Studio的创始人尤昀对记者表示:“我们的运营有着严谨的商业逻辑,只有在资金链稳定、服务和管理体系完善的基础上,青年社区的创新才能更好地落地实现。”学习建筑设计专业的尤昀认为:生活的品质与舒适度是居住空间的基础。他利用专业优势,带领设计团队对每套空间进行了整体设计与改造,结合青年群体的居住、工作、学习、交流等生活需求,重置了原本房屋内客厅餐厅等区域的功能。此外,从事多年房地产与酒店行业的两位合伙人,在物料管理、基础服务等规范体系上贡献了很多行业经验,完善了WE Studio的服务及管理流程。

巧合的是,与706生活实验室一样,WE Studio也选择落址于高校林立的学院路地区,但它选择了六道口。地理位置的不同让WE Studio的月租更加便宜,2000至3000元不等的定价对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年轻人更具吸引力。

在此价位基础上,WE Studio提供了“拎包入住”的酒店服务标准,居住所产生的各类费用、所需要的生活用品,比如床上用品、洗漱清洁用品甚至纸巾等消耗品均会定期补充,同时一周两次的全方位保洁、24小时值班的维修团队、一对一对接的生活小管家,都为住户们减少了生活中可能出现的烦恼。“现在各种生活美学、文化活动以及青年社区层出不穷,这些充满诱惑力的标签对没有独立生活经验或者租房经历的年轻人来说确实充满了吸引力,但当一个人真正自己打理过屋子后,就会明白,实际的居住体验会更为重要。”尤昀坚信,高品质和高效率的服务管理流程,始终是住宿行业最重要的东西。

市场定位方面,WE Studio采取收取少量租房押金、一月一付的支付模式,减轻住客的经济压力,为住客提供更多交流与彼此连接的机会,以打入市场。

高房价压力下的新探索

面对着众多正在崛起的青年共享社区,邬方荣却并不担心会构成竞争。“一方面,目前这个市场还很大;另一方面,706生活实验室的定位并非营利,而是一种实验性质的探索。”他说,“相反,我们还欢迎有志于自己创办青年社区的人来706取经,我们会给他们提出意见和建议。”

於青是记者在2018年来到706采访时第一个见到的工作人员,学习软件工程专业的他就是邬方荣所说的“取经人”。 当时,於青告诉记者,他希望在老家筹办一家青年共享社区,已经花费小半年时间在706生活实验室轮岗、学习运营管理经验。一年多过去了,当记者再次来到706问起於青的消息,得知他已经将梦想付诸行动,在老家南京,他的“南京白鱼青年空间”已经落地。

青年共享社区模式的出现,可以说是大城市高房价压力下的一种探索。尽管前景乐观,但实际运营一个青年社区并非易事。其中,群租的合规问题与财务压力就是最突出的问题。2018年7月初,706的一个场地就因频繁被邻居投诉扰民和群租不合规被迫撤出。经过整改,706生活实验室现在已经做到合法合规,但财务压力却依旧存在。

尽管困难重重,但仍然不断有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2019年底,706生活实验室在上海和广州的分部相继投入运营。运营者汲取了北京总部的经验,采取了由租客自负盈亏的方式,解决了财务问题。而对尤昀来说,WE Studio的尝试只是他事业版图的一部分。2019年,尤昀所在的公司成功入选为北京海淀二河开21号艺术区的开发商。2020年,位于北京安贞的一幢旧房开发项目将成为WE Studio的升级版,集居住、社交娱乐和互动等功能于一身。尤昀透露,该项目计划将三分之一的空间打造为露天博物馆、咖啡馆等公共区域。“可能听起来这种规划在商业上不太划算,但运营WE Studio和二河开21号艺术区积累的经验,让我们有信心在实现空间共享的同时实现盈利。”尤昀表示。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2月上旬刊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